国战-最后一个任务(三)

另一种方式的见面

河图点击了同意好友申请的请求。刚同意,那边的好友就开始发送消息。这是一个空白的头像,空白的昵称,就连微信ID都是wxid_开头。河图点开了了好友消息框。就开始看到一条条的信息

 

“河图,重庆人士,性别男。”

“目前是无业游民,但是吃喝不愁,且与不少单位有一些协作性质,不少网络案件破获的背后应该都有河图大神的身影吧”


“啧,大神还是很有趣的嘛,是不是在猜我是谁了,啧,真的是有趣至极。”

 

河图看着对面空白的微信发来的一条一条的消息,顿时一身冷汗,刹那间脑袋飞转,河图在想是之前哪里,哪些地方,哪些环节上出了问题,竟然会泄露他的这些信息,为什么对面的人知道他的信息的如此准确。这时那个空白头像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放心,我不是坏人,哦,可能你也记不起来我是谁了,提醒你一句,我们终究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见面的,那时,我们便是战友了”

 

当这条消息框发过来的时候,河图感觉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一样,他的记忆倒回了几年前。。

一一个穿着军绿色妮子风衣,带着大檐帽的年轻人站在一片河滩上,河图默默的走到他的身后,直言问到:“为什么这样帮我,你明知道我这种技术可能没有任何用处”

 

“其实我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把自己看的太过于重要了,扎实基础再好好努力吧,年轻人。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的,到了那个时候,很多事情,你都会知道的。一定要记得,对党,绝对忠诚。”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用着近乎冷漠的口吻吐出了这段话。

 

说完了这段话,那名男人转身往公路上走了回去,在转身的一刹那,河图看到这名年轻男人的脸。第一时间感觉这个男人并不会大他几岁,甚至可能会比自己小一点,但是从这个可以说是大男孩的人的眼眸中,河图看到了与这个年纪不一样的沉稳。河图还在想着为什么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会有如此的神态。这时候,这个男人转过身来,咧嘴笑着对河图说道:“希望我们有一天真的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啊,可爱的少年郎。”

 

想到这里,河图脑袋里的思绪整理了出来,这才想起来是谁,原来是当初的那个人。

 

那边的空白框发了一条信息

“下午4点,当初那个河滩,不见不散。”

河图看到这个消息过后心跳突然有些急促。。在家里收拾好了东西以后,驱车赶往那个当初的河滩。

 

当初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袭军绿色的呢子风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之中。挺拔的站在河滩上,嘴里轻轻地哼唱的前苏联时期的歌曲《神圣的战争》。河图走到了那名男人的身后,那名男人,用着一种特别慵懒的口吻说着“唔,你这小伙子成长的挺快的,不错”说完,转过身,慢慢的吐出了一句话

 

“现在,重新认识一下,河图你好,我叫玄道。”



交谈与未来

矗立在河滩上的玄道,面容散发着说不完,道不尽的孤独与冷寂,深邃明亮眼眸的给人感觉到不一般的沉稳与干练。

 

那神情姿态领河图心神震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玄道继续用着之前那种慵懒的语气说着“唔,小伙子还真的不错啊,可以的可以的,这些年拿了好几封感谢信了吧,还敢只身跟那个情报贩子搞事情,你小子的胆子也真不小,不怕那个老狗逼把你信息公布出去,让人把你卸胳膊卸腿啊”

 

河图略带恭敬的姿态站立在玄道身后“先生与我早已是一样的人,怎会不知我等如此作为是只为履行当初墙上的那一句吗?”

 

玄道的语气忽然变得不那么冷漠了,脸上露出一股淡淡的笑意,莞尔一笑。说话也变得有一丝俏皮起来“哈,我说你这个小伙子这么冲撞的,其实就是不怕死。古话讲得对,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啧,真的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哈哈哈”

 

这一丝俏皮,好像在一瞬间化解了之前在河滩上那种冰冷与肃杀的气氛,玄道不经意的莞尔一笑,也让河图有那么一丝的忍俊不禁,跟着玄道笑了起来。

 

好像玄道这个年轻人,有一种不一样的魔力一样。跟他在一起的人,会在不经意间被玄道感染一样,成为他的朋友,成为他的伙伴,然后在一个集体当中共事。他的身上就是会在经意不经意之间散发着这种富有感召力的样子,让人根本不会去想到玄道这个人现在的年龄,不会去纠结其他的方面。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河滩上的芦苇,被风刮的轻轻荡荡,河滩上慢慢的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玄道抬手看了看时间。转身往公路上走去,公路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边走便说道“小伙子,过两天,我还会过来找你的”

 

河图看着略有些无语,目送着玄道上了那辆越野车,绝尘而去过后,也望着路边走,上了自己的车,打了发动机,静静的坐在车上思考。。

 

风卷着沙石偶尔的轻轻击打着车窗。雾气慢慢的重了起来,河图轻踩油门,车慢慢的晃着往家回,河图在车上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河图不清楚做了这些决定以后未来是怎样,是否会那样的轻松,或者在如同莫斯科红场上的那句话一样,为国奋战到粉身碎骨,却除了战友知道,世人依旧只是生活在太平盛世之中。。他在思考他的价值,他的选择,他的信仰。

 

就好像玄道当初那样的选择,在黑暗之中奋力抗击,世人只知道歌舞升平,却不知居安思危。但是好像也只有这样,他们在黑暗中坚守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吧。。。。。。。

 

天边,一轮明月逐渐的悬挂在了夜色的星空上。。。。。

总之,人生总是会充满了未知,让人无从猜测,即使河图探身到了浓雾之中,拨开了重重的迷雾,也不知道在前方,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决定

岳飞曾经在《满江红》中写道:“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鲍照曾在《代出自蓟北门行》中也讲到过: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

陆游曾在《夜泊水村》中写道: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

陆游的《病起书怀》当中的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这些都是我国自古历来的爱国者们血洒疆场,马革裹尸的情怀与证明。

 

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也是1937CN team的宣言座右铭。

 

河图把车停到了楼下,车的发动机在怠速的状态,他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什么样的信仰。他也知道,这个信仰背后,所付出的是什么样的代价。

 

正如当初河图读过的小说《冰是睡着的水》中写的一样,隐蔽在大千世界的无形战线,隐藏在世人众生中的无名战士,可能这些战士们所做了一切都不会解密,一切的所作所为,只会是机密档案中的记录,战友脑海中的记忆。河图也知道,后面所做的事情,很多可能永远都无法在世人面前公开。永远永远。。。

 

河图在把车熄了火静静在车上,趴在方向盘上。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眸当中那表露出来的坚毅与决绝。

 

两天之后,玄道带着两名军官来到了河图的家中,让河图的邻居不禁侧目。邻居们总是发现,到河图家中的,要么是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官,要么便是军人。。。

 

玄道带着两人到了河图家中,一脸笑意的盯着河图,让河图觉得被盯着心里发毛。河图还未开口问询玄道身后两人的身份,玄道就先行开了口。

“今天顺便给你介绍两个大佬,左边的,破天。右边的,EXE。”


“破天负责是情报这块的搜集甄别,近身战也是可以,打个三五个人没有问题,河图你要是过来做情报的话,那破天现在得跟你搭配着干活搞事情,顺便跟着破天练练身体。”

“至于EXE,这个可是个技术大牛啊,嘿嘿嘿,原老红盟爆破组的,没有什么口令在他手中扛得住1个小时的爆破,现在搞事情,做渗透的技术也是一把梭,牛逼的很。你要是过来搞技术的话,让你EXE老哥多带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飞往垃圾堆

 

河图听到了EXE的名字,不禁眼前一亮,爆发出了如同色狼看到美女的那种精光。嘴上还发出了痴汉一样的那种嘿嘿的笑声“老哥就是当初那个爆破渗透一把梭六得一批的大佬啊,既然如此,嘿嘿。”还没有说完,河图吸溜了一下,神情姿态带着些许的猥琐和放荡。


“嘿嘿,既然这样,那我还是想着搞点渗透一把梭的事情出来,EXE大佬,以后多多指教”

“你个痴汉,笑你个头啊,先回魂了,决定了就跟我们走,准备出发啦”玄道拍了一下河图的头。


河图忙擦了下嘴边的口水“好好好,我马上收拾东西”说完,河图开始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了。


玄道与破天EXE坐在一旁切切私语,三人的带着一丝奸诈的笑容,仿佛是什么事情得逞了一般。

 


发表吐槽

你肿么看?

你还可以输入 250 / 250 个字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抛媚眼 调皮 鄙视 示爱 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Dog 大兵 威武

评论信息框

吃奶的力气提交吐槽中...


既然没有吐槽,那就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