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战-最后一个任务(四)

第一关

河图跟随着三人下楼而且,到了停车场中,停着的是一辆东风的猛士越野。破天从后排拿出了一条黑布给了河图。

“是自己带上啊,还是我们帮你带上”

河图一脸懵逼的看着破天,不解的问“这是,什么个意思?”

玄道与破天,EXE一脸奸笑的一人一句接到:

“当然是”

“杀人放火”

“抛尸荒野”

吓得河图一哆嗦,玄道三人见到目的达到了随即哈哈一笑,拍了拍河图的肩膀让他安定下来。

“放心,开玩笑的,带上吧,为了保密,等你通过考核了就不会有这些条条框框了。”


说着,玄道示意破天把黑布绑在河图的头上,把河图送上了后排过后发动了车,奔驰着上了高速。


车辆在高速上疾驰了七八个小时过后下了高速进入了匝道。夜幕漆黑,残月半挂,越野车打着车前的大灯进入了山林之中。在山林之中疾驰而过。

 

山林当中的基地,门口的值班室中,一个女军官伸了个懒腰,吹了紧急集合号,然后用一种慵懒的对着耳麦说道“小伙子们,起床了,迎接新兄弟,第一道菜一定要热乎一点的硬菜啊”从营房当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穿衣与打武装带的声音。十五秒,众人穿戴整齐的站在了营房的操场上。队伍的人数不多,但是单论黑客技术,那都是一顶一的高手,除却了黑客技术,他们的格斗搏杀以及驾驶的能力依旧强悍。

 

女军官在队伍面前立正站定,严肃的说道“今天玄道还有破天,EXE他们带回来了一个新人,大晚上的叫起你们确实有点不好,但是对于新人的第一关,一定要给出咱们的下马威来,听明白没有”

众人高喊道“明白”

女军官继续说道“各自在1公里范围内准备吧,解散。”

众人解散开来找寻自己的位置,三胖撞了一下翰林的肩膀“我靠,这新来的小伙子不知道技术怎么样啊,要是情报牛逼的话,让他过来跟着破天跟我,我这样岂不是轻松很多嘛

 

翰林一脸鄙视的撇开了三胖的手“你可拉倒吧,情报的活比我们轻松多了好吗,我们做渗透的,从外部web到服务器,从服务器到内网,域,跨域,权限维持。你们做情报的就是把我们的做出来的东西统计汇总一下而已,这你都说累,那你别干了拉倒吧”

翰林说完,边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车停在了大门口,玄道三人下了车,河图见状,也跟着下了车,朝着值班室走了过去。

 

那个女军官用着一口糯糯的萝莉音讲道“阿道啊,你再不来,姐姐可是要等到海枯石烂了啊,你不知道熬夜是女人的天敌

 

玄道听着这个声音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笑到凌姐,你是我亲姐,您先睡,我来熬着

凌姐一看玄道这个态度,气氛缓和下来打了个哈欠“那我进去睡觉了啊,你可不准进来偷看,要不然我就把你切掉。”

随后凌姐瞟了破天和EXE“你俩也是,陪着新人玩玩嘛就好了,干嘛搞那么大阵势,我不管啦,我去睡觉啦,你们陪新人玩了啦。

 

刚往休息室走,转过身来对着河图说“少年郎,好好努力呀,我可真的看好你哦。”

 

玄道众人听到这句话,又是一个哆嗦。众人齐声凌姐晚安,凌姐走好,恭送凌姐大驾。

 

河图一看却是乐了,问着玄道“这妹子是谁啊,这么牛逼的吗?”

 

玄道白了一眼河图,幸灾乐祸“可爱的少年郎啊,等你扛过第一关再说这个问题吧,保重”说完,玄道拍了拍河图的肩膀,然后进了值班室。

 

 

破天与EXE也拍了一下河图的肩膀“兄弟,保重啊”

 

“兄弟,进门别急着找营房,先扛过测试再说吧。EXE最后友情提醒了一下河图。

 

随后两人也进入了值班室休息。

 

门口,只有河图一个人一脸懵逼的站着,在考虑要不要进入这个大门。


现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同志了

河图一人在大门口站着,一脸懵逼的看着玄道三人进去。竟然不禁有点惶然起来。他小心翼翼的从大门走了进去,小碎步的走了进去。

 

他被玄道他们吓得不轻,走进去了三五百米的距离,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大步走到了路口,接着就被三个人扑倒在地一顿爆锤

“小伙子你可真的皮,这么晚来,让凌姐给我们来了一波紧急集合”木易上去一脚飞踹,把河图踹翻。

 

“捶,给我往死里”大冰顺手就把河图给放倒在地。

 

哎哎,你俩别打脸啊,打伤了咋办啊”夏河一边劝着其他两位,一边踹了河图两脚。

凌姐一脸冰寒的从值班休息室走了过来,后面来跟着玄道三人。凌姐板着脸对着几个人喊道“我就是让你们这么放下马威的吗,还有那边树丛里的两个,还不滚出来?”

 

在旁边树丛的三胖与翰林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好的凌姐,我们错了。

 

凌姐走到河图面前,拉起了河图,河图起身的瞬间看到凌姐胸前的挺拔,竟然有些血气上涌,河图站起了身,又反复的深呼吸了,才压了下去。

 

站起身的凌姐正了正迷彩帽,敬了个礼,然后把手伸了出去,一口糯糯的萝莉音开腔说道:“你好,我是凌泠,他们都叫我凌姐,至于原因的话,你后面会知道的,嗯对了,我跟玄道是战术跟战略分析方面的人员,具体任务划分的话你得看破天跟EXE他们两个。至于他们五个,是干活的技术”说完,凌姐还瞟了那五人一眼。

 

河图伸出了手掌与凌姐握了握,感觉凌姐的手纤弱无骨,皮肤还很嫩滑,河图有一些想入非非,但是凌姐一下子手上的力气加了上去过后,河图瞬间回魂。用着极其恭敬的话语对着凌姐回答到:凌姐,我是河图,新来的,以后请多指教

 

随后,三胖、翰林、夏河、大冰和木易,一一与河图介绍了一下自己。

 

玄道正了正头顶上的大檐帽,沉声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我们往后的工作可能是机密中的机密,我们的姓名,可能只会存在于机密档案之中,我们的代号,可能只是并肩作战的同志记忆中的一个名字。我们的事迹,可能永远只会尘封在那历史当中,无法说出来。我们的结局,可能无法授勋,无法接受世人的理解。我们的墓碑,可能不会有那么显眼的标志。我们的墓前,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鲜花,可能百姓不会记得我们,甚至在某一天,会有人出来抨击我们。但是,党会记住我们,国家会记住我们,我们的子孙后代会记住我们,终有一天,会有一个孩子,站在我们的墓前,指着我们的名字说,看啊,他,是一个英雄!

 

河图不禁有些哑然,不知道是感触,还是被玄道感染了,眼眶内有些湿润,是啊,他河图在之前,也是帮着各地机构,做了很多的事情,也是甘于为了世人所看到这世间的光明而在黑暗之中守望着光明。也是在黑暗之中默默的抵抗。世人之所以看不见黑暗,世人之所以会认为歌舞升平,有吐槽的机会,有追星的精力。是因为有人正竭尽全力,把黑暗挡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

 

河图举起了紧握的右手,跟着玄道众人大声的喊出了他们的誓言

“我宣誓。”

“我志愿献身崇高的国家安全与网络空间安全事业。听从党的领导,服从党的指挥,忠于祖国与人民。严守法纪,保守秘密,格尽职守,不畏艰险,敢于斗争。甘当幕后的无名英雄,为了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英勇奋斗。”

 

宣誓完毕过后。玄道拍了拍河图的肩膀。沉声道“现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同志了

 

东方的天边,一道金色的光辉打到了众人的身上,一轮旭日缓缓升起,玄道众人哈哈大笑。


这不就是他们所盼望的吗,这不就是他们在黑暗中坚守的原因吗,在黑暗中奋力抗争,期待黎明。因为有了他们这样的人,岁月静好,山河无恙。


新概念,还是割韭菜?

时间荏苒,如同那白驹过隙,转眼已过了十五天。河图在破天后面认真的学习了十五天关于情报分析,判读,整理。

 

回想起当时玄道用着调侃的语气说的话“可爱的小河图啊,你得知道啊,人呢,是需要均衡发展的,你的高级可持续威胁的技术是确实牛逼,可是你的情报搜集和信息整理以及报告是真的菜啊,好好的跟破天后面研究一下情报啊,文档的书写啊,整理啊什么的然后你就可以往战术,战略方面走一走,把身体再练练好,你就是个可持久发展的人才啊”

 

河图站在玄道身边讪讪的笑着。。。

 

训练中的休息时间,河图摸出手机发现他家里的微信群当中,河图的父亲发了一条区块链的虚拟货币的新闻,令河图不禁一阵诧异。河图点开一看链接一看,竟然是一个虚拟货币自家的新闻报道。

 

踏马币,三年之内的第二个比特币,只发布十亿代币流通,踏马人生,币圈致富。快到tama.bi进行购买,五级级代理,交易挖矿10%返现,货币基于ERC20进行token发放,保证虚拟货币的安全性能。踏马币与以太币挂钩,可直接交易平台trade.tama.bi与以太币进行交易,也可以与以太坊的USDT进行直接交易。现在注册账号绑定信息即可获取500踏马币(大约为50RMB)邀请一个好友即可在获赠666踏马币。您的好友再次邀请二级好友即可获赠66.6踏马币,您的二级好友邀请了三级好友过后,您可以获赠6.66踏马币。您的三四级好友与五级好友每增加一人,即可获赠0.666踏马币,不设邀请人数上限,先到先得。

 

看到这个推广方式,河图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笑忘那个家伙。笑忘这个家伙薅虚拟货币的羊毛可是有一手的,之前就靠着薅虚拟货币的羊毛赚了大约三百万。很多虚拟货币的团队都被笑忘的这一手操作技术玩怕了,在活动之前纷纷给笑忘发来各种大小红包,希望笑忘这尊大神可以在活动的时候手下留情,轻一点薅羊毛。当然,之前也有不怕死的虚拟货币团队扬言要弄死笑忘,更大胆放话说他们家的业务风控处于一流水准,至于这几家虚拟货币的结局,当然是当天刚上交易所,就被笑忘带着他的小弟们把币价砸归零了。。。此后,笑忘就从被基友叫狗忘的身份变成了忘爷。

 

当河图看完这个链接的时候,立马转发给了笑忘。笑忘看到消息,表示不屑一顾,让河图自己折腾。不过这也不奇怪,现在笑忘岂是一般人?手握百万资产,不能说是成功青年,但是称之为有钱的90后是绰绰有余,怎可能看得到现在这些细枝末节。手机那头的笑忘在收到消息的时候,还趴在一个女模特身上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夜夜笙歌,纸醉金迷中。

 

河图心里暗骂一声“这个只知道趴在女人肚子上的种马,要他何用,废了。”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看,却又不在管他父亲发的消息转发了。却可没曾想,这一下没管,差一点倾家荡产。如果给河图再来一次的机会,绝对不会放手不管。


...

国战-最后一个任务(三)

另一种方式的见面

河图点击了同意好友申请的请求。刚同意,那边的好友就开始发送消息。这是一个空白的头像,空白的昵称,就连微信ID都是wxid_开头。河图点开了了好友消息框。就开始看到一条条的信息

 

“河图,重庆人士,性别男。”

“目前是无业游民,但是吃喝不愁,且与不少单位有一些协作性质,不少网络案件破获的背后应该都有河图大神的身影吧”


“啧,大神还是很有趣的嘛,是不是在猜我是谁了,啧,真的是有趣至极。”

 

河图看着对面空白的微信发来的一条一条的消息,顿时一身冷汗,刹那间脑袋飞转,河图在想是之前哪里,哪些地方,哪些环节上出了问题,竟然会泄露他的这些信息,为什么对面的人知道他的信息的如此准确。这时那个空白头像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放心,我不是坏人,哦,可能你也记不起来我是谁了,提醒你一句,我们终究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见面的,那时,我们便是战友了”

 

当这条消息框发过来的时候,河图感觉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一样,他的记忆倒回了几年前。。

一一个穿着军绿色妮子风衣,带着大檐帽的年轻人站在一片河滩上,河图默默的走到他的身后,直言问到:“为什么这样帮我,你明知道我这种技术可能没有任何用处”

 

“其实我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把自己看的太过于重要了,扎实基础再好好努力吧,年轻人。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的,到了那个时候,很多事情,你都会知道的。一定要记得,对党,绝对忠诚。”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用着近乎冷漠的口吻吐出了这段话。

 

说完了这段话,那名男人转身往公路上走了回去,在转身的一刹那,河图看到这名年轻男人的脸。第一时间感觉这个男人并不会大他几岁,甚至可能会比自己小一点,但是从这个可以说是大男孩的人的眼眸中,河图看到了与这个年纪不一样的沉稳。河图还在想着为什么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会有如此的神态。这时候,这个男人转过身来,咧嘴笑着对河图说道:“希望我们有一天真的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啊,可爱的少年郎。”

 

想到这里,河图脑袋里的思绪整理了出来,这才想起来是谁,原来是当初的那个人。

 

那边的空白框发了一条信息

“下午4点,当初那个河滩,不见不散。”

河图看到这个消息过后心跳突然有些急促。。在家里收拾好了东西以后,驱车赶往那个当初的河滩。

 

当初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袭军绿色的呢子风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之中。挺拔的站在河滩上,嘴里轻轻地哼唱的前苏联时期的歌曲《神圣的战争》。河图走到了那名男人的身后,那名男人,用着一种特别慵懒的口吻说着“唔,你这小伙子成长的挺快的,不错”说完,转过身,慢慢的吐出了一句话

 

“现在,重新认识一下,河图你好,我叫玄道。”



交谈与未来

矗立在河滩上的玄道,面容散发着说不完,道不尽的孤独与冷寂,深邃明亮眼眸的给人感觉到不一般的沉稳与干练。

 

那神情姿态领河图心神震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玄道继续用着之前那种慵懒的语气说着“唔,小伙子还真的不错啊,可以的可以的,这些年拿了好几封感谢信了吧,还敢只身跟那个情报贩子搞事情,你小子的胆子也真不小,不怕那个老狗逼把你信息公布出去,让人把你卸胳膊卸腿啊”

 

河图略带恭敬的姿态站立在玄道身后“先生与我早已是一样的人,怎会不知我等如此作为是只为履行当初墙上的那一句吗?”

 

玄道的语气忽然变得不那么冷漠了,脸上露出一股淡淡的笑意,莞尔一笑。说话也变得有一丝俏皮起来“哈,我说你这个小伙子这么冲撞的,其实就是不怕死。古话讲得对,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啧,真的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哈哈哈”

 

这一丝俏皮,好像在一瞬间化解了之前在河滩上那种冰冷与肃杀的气氛,玄道不经意的莞尔一笑,也让河图有那么一丝的忍俊不禁,跟着玄道笑了起来。

 

好像玄道这个年轻人,有一种不一样的魔力一样。跟他在一起的人,会在不经意间被玄道感染一样,成为他的朋友,成为他的伙伴,然后在一个集体当中共事。他的身上就是会在经意不经意之间散发着这种富有感召力的样子,让人根本不会去想到玄道这个人现在的年龄,不会去纠结其他的方面。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河滩上的芦苇,被风刮的轻轻荡荡,河滩上慢慢的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玄道抬手看了看时间。转身往公路上走去,公路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边走便说道“小伙子,过两天,我还会过来找你的”

 

河图看着略有些无语,目送着玄道上了那辆越野车,绝尘而去过后,也望着路边走,上了自己的车,打了发动机,静静的坐在车上思考。。

 

风卷着沙石偶尔的轻轻击打着车窗。雾气慢慢的重了起来,河图轻踩油门,车慢慢的晃着往家回,河图在车上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河图不清楚做了这些决定以后未来是怎样,是否会那样的轻松,或者在如同莫斯科红场上的那句话一样,为国奋战到粉身碎骨,却除了战友知道,世人依旧只是生活在太平盛世之中。。他在思考他的价值,他的选择,他的信仰。

 

就好像玄道当初那样的选择,在黑暗之中奋力抗击,世人只知道歌舞升平,却不知居安思危。但是好像也只有这样,他们在黑暗中坚守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吧。。。。。。。

 

天边,一轮明月逐渐的悬挂在了夜色的星空上。。。。。

总之,人生总是会充满了未知,让人无从猜测,即使河图探身到了浓雾之中,拨开了重重的迷雾,也不知道在前方,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决定

岳飞曾经在《满江红》中写道:“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鲍照曾在《代出自蓟北门行》中也讲到过: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

陆游曾在《夜泊水村》中写道: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

陆游的《病起书怀》当中的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这些都是我国自古历来的爱国者们血洒疆场,马革裹尸的情怀与证明。

 

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也是1937CN team的宣言座右铭。

 

河图把车停到了楼下,车的发动机在怠速的状态,他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什么样的信仰。他也知道,这个信仰背后,所付出的是什么样的代价。

 

正如当初河图读过的小说《冰是睡着的水》中写的一样,隐蔽在大千世界的无形战线,隐藏在世人众生中的无名战士,可能这些战士们所做了一切都不会解密,一切的所作所为,只会是机密档案中的记录,战友脑海中的记忆。河图也知道,后面所做的事情,很多可能永远都无法在世人面前公开。永远永远。。。

 

河图在把车熄了火静静在车上,趴在方向盘上。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眸当中那表露出来的坚毅与决绝。

 

两天之后,玄道带着两名军官来到了河图的家中,让河图的邻居不禁侧目。邻居们总是发现,到河图家中的,要么是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官,要么便是军人。。。

 

玄道带着两人到了河图家中,一脸笑意的盯着河图,让河图觉得被盯着心里发毛。河图还未开口问询玄道身后两人的身份,玄道就先行开了口。

“今天顺便给你介绍两个大佬,左边的,破天。右边的,EXE。”


“破天负责是情报这块的搜集甄别,近身战也是可以,打个三五个人没有问题,河图你要是过来做情报的话,那破天现在得跟你搭配着干活搞事情,顺便跟着破天练练身体。”

“至于EXE,这个可是个技术大牛啊,嘿嘿嘿,原老红盟爆破组的,没有什么口令在他手中扛得住1个小时的爆破,现在搞事情,做渗透的技术也是一把梭,牛逼的很。你要是过来搞技术的话,让你EXE老哥多带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飞往垃圾堆

 

河图听到了EXE的名字,不禁眼前一亮,爆发出了如同色狼看到美女的那种精光。嘴上还发出了痴汉一样的那种嘿嘿的笑声“老哥就是当初那个爆破渗透一把梭六得一批的大佬啊,既然如此,嘿嘿。”还没有说完,河图吸溜了一下,神情姿态带着些许的猥琐和放荡。


“嘿嘿,既然这样,那我还是想着搞点渗透一把梭的事情出来,EXE大佬,以后多多指教”

“你个痴汉,笑你个头啊,先回魂了,决定了就跟我们走,准备出发啦”玄道拍了一下河图的头。


河图忙擦了下嘴边的口水“好好好,我马上收拾东西”说完,河图开始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了。


玄道与破天EXE坐在一旁切切私语,三人的带着一丝奸诈的笑容,仿佛是什么事情得逞了一般。

 


...

国战-最后一个任务(二)

终究,还是错过了。

“不要,别。我不是卧底,屌你老母”河图猛然从噩梦当中惊醒坐来起来。

“还好是场梦啊”河图边说着边下床打理了一下自己。

窗外,一轮旭日缓缓的升起。

 

河图扑了一把水洗了脸,静静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凝视镜子的那一瞬间,河图感觉镜子中的人不是自己,不知为何明明只是二十几岁的人。却从眼中,看到了沧桑的眼神。

 

河图甩了甩手上的水渍,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屏保是河图和他的女友的合照,他跟他的小女友已经相恋了一年有余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跟唐嘉艺说过河图是做什么行业,什么工作的。在唐嘉艺的眼中,河图一直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宅男,也不能说是一个富二代,但是在她的眼里,河图没有出去工作过一天,但是也没有缺过钱。她想买包包手表,各种化妆品的时候,河图也只是拿出卡让她去买买买。她也曾怀疑河图是否是一个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但是河图又对她呵护关爱。

 

河图解开屏保,拨打了最上面特别关心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软软糯糯又特别有磁性的女声

“喂,枫,怎么啦?”

“没事,咱们之前说,不是要回你家见家长的吗”

“枫,你至今都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怎么跟我父母说呢”

“嘉艺,你知道的,我虽然没有工作,但是我确实真的能照顾你啊。我们先回家跟爸妈见一面,再说其他的事情吧”

“不要跟我说这些了,咱们今晚见个面吧。嘟。。。嘟。。。嘟。。。”

 

那边的女生挂了电话,河图突然没得由来的觉得一阵烦躁,哐的一下,河图握紧的拳头猛然砸向了墙壁,墙壁上的白色石灰碎裂成几块,从墙壁上掉落下来。。。。。。

 

到了晚上,南金路上灯火璀璨。

 

河图静静的坐在一家咖啡店的座位上,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红盒子。这个盒子的包装不是非常的精美,甚至可以说是残破,但是这个盒子上的徽章标志却是那样的让人觉得惊心动魄。让人一看就明白这枚徽章背后代表的血与火的磨砺,生与死的考验。。

 

八点,女孩穿着一袭连衣裙拎着一个LV的包包翩然而至。

 

女孩刚落坐,还没有等河图打开那个红盒子,说些什么。女孩就从口中蹦出一道晴空霹雳“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我不是对你百依百顺的吗?”

 

“百依百顺,是啊,可是你不知道,你动不动就是消失,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只知道让我买东西了吧,关心过我吗?你到现在你连你做什么工作的都没有跟我讲过,我都怀疑你在贩毒,你让我怎么跟我家里人讲这些,难道讲我的男朋友是一个无业游民,但是能天天给我钱花?你连什么工作都讲不清楚,我能怎么说?”

“我有正当工作,只不过不能说,你懂吗?”

“那你说啊,一天天忙起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真的以为你是黑社会还是毒贩啊”

“你知道李克农,知道龙潭三杰吗?”

“那是谁,我知道他们干嘛”

 

河图面露颓废的吐了一口浊气“你去了解一下李克农,了解一下龙潭三杰吧,你就明白我的工作了。”

 

“我知道,可能你的工作很高尚,但我是个俗人,我需要你陪伴我,而不是这样的生活啊,我需要你能想着我。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女生说完,起身,径直的拉开了咖啡店的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河图颓然的坐在座位上,打开了那个红盒子,里面摆放的是一枚三等功勋章。

 

河图拿出了勋章,在手掌之中摩挲着,而思绪飞向了远方。。。。。

 

是啊,不管如何,他和他深爱的姑娘最终,还是形同陌路了。。。。。。





设立在黑暗中的防线

河图从颓然的姿态缓和了过来,把勋章放回了盒子装进口袋,从咖啡店出来了以后,一个人走在街上,手里点了一根烟,点点猩红的火光随着烟灰慢慢飘散,让人看了唏嘘不已。

 

河图感觉有一股郁郁不平的气息压在心中。回到家过后,打开电脑,一如既往的进入一个暗网的论坛,但是这个暗网论坛与别的论坛又有所不同,这个论坛没有军火交易,没有色情文件,有的只是各种各样的情报交互的信息。

 

这个论坛的名字非常普通,“暗网情报交互地”很普通的一个论坛,很普通的名字,但是这个论坛当中的信息却是海量,各种各样的犯罪分子的名单,各种各样的间谍人员的名单,各种各样的非法交易的信息。。。

 

这个论坛被他们自己戏称为黑暗中的前驻防线。意为在黑暗当中的第一道守卫防线。这个防线很不简单,很多情报事件,或者是网络安全事件,在新闻媒体没有报道之前,这个论坛当中,就会出现这些事件的批量。所以,这个论坛也是各国情报人员非常喜欢光顾的论坛之一。


而这个论坛当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情报贩子。IDLost ManiacLost Maniac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得益于暗网TOR本身的匿名性,以及Lost Maniac本人的技术高超,使得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所在的国家,经常活跃的地区。所有人只从一个许多年前的情报发布帖那半生不熟的中式英语当中得知Lost Maniac是一名华人。

 

河图找寻到了Lost Maniac近期最后发的一次帖子,是关于国内的一家酒店的数据泄漏的分析贴。

 

河图看了一下时间,这个帖子发出的时间竟然是新闻爆出这家酒店数据泄漏的前几天。河图忍不住的惊讶这个情报贩子的厉害,又顺势吐槽了国内对于隐私泄露的不重视,吐槽了一句“果然安全在国内的作用就是背锅”。

 

河图看了一些这个分析贴下面的回帖。点开了这个论坛的加密站内信。选择了非对称的加密方式,然后给Lost Maniac发了一封站内信,表明了自己是需求一批关于在国内西部某边陲小镇的毒品与赌博的人员信息过后。Lost Maniac用中文给河图回了一条消息


“兄弟,听我一句劝,有些事情,你不要搀和的好,这年头,保住自己的命,比什么都强。钱再多,也要有命花啊”

 

河图对Lost Maniac这个情报贩子表示了会注意自己的安全过后。这个情报贩子就把名单文件发给了河图。河图打开文件,文件当中便是这些人的信息。

 

河图飞快的敲击着键盘,把这些在文件的信息转移出来,然后删除了Lost Maniac这个情报贩子发给他的文件后。开始逐步整理当中的信息。一个小时过后,河图便把这些信息整理出来,压缩,加密,到暗网的论坛中找到了一个10分钟邮箱的服务,把这个文件发送到了一个163邮箱当中。

 

做完这些,河图长叹了一口气,把所有的页面痕迹清理了以后。打开了电脑当中的英雄联盟。上线开始打游戏。仿佛这一切,又是置身事外一样。。

 

三天过后,某地方台晨间新闻“我市网警与缉毒干警联手侦破一起互联网贩毒案件”河图看着这起新闻,咧嘴一笑。这一刹那,屋外的阳光刚好打进窗户,映在了河图的脸上。

 

正午,一辆外地牌照的警车停在了河图的楼下,从车上下来两位警官,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和一封印有机密的档案袋。这两位警官径直的走到了河图的家门口,敲门。河图径直的去开门,接过警官手中的盒子与那封档案袋。两位警官看到河图接下过后,敬了个礼,转身下楼去了。

 

河图打开了盒子与那封档案袋,盒子当中陈放的依旧是一枚勋章,正午的阳光打进来,让这枚勋章显得熠熠生辉。那封档案袋当中是两张A4大小的纸张。一张是感谢,一张是嘉奖。

 

河图把勋章与感谢与嘉奖放在一起。站起身,打开了壁柜上着锁的一个柜子。里面摆放着好几枚勋章,勋章的下面,压放着的便是各地发来的感谢与嘉奖,河图静静的站在柜子前面,忽然咧嘴笑了一下,随后河图便把这勋章与纸张放进柜子当中,然后上锁。回身走到茶几之前,开了一瓶红牛,伸了一个懒腰。继续恢复成为了那个宅男模样的存在。仿佛这一切的一切。又与他毫不相关吧。。。

 

河图回到了电脑面前,点击了一个微信的技术群聊,里面又在高谈阔论着各种的风花雪月。好像他们在黑暗之中守卫住了防线以后,在光明当中,会高谈阔论各种事宜,但是对于黑暗中的事情,决口不提。。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啊,在黑暗之中捍卫着光明。

 

河图在群里高谈阔论关于风花水月的事情,忽然一个微信好友请求冒了出来。河图点击了同意。。。

...

国战-最后一个任务(一)


夜幕低沉,城内万家灯火逐渐的熄灭,唯有重庆市区的一个住宅楼中的一间房屋的窗缝中,透露闪烁着键盘的灯光,这是河图接下的第十二个任务。他希望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但是他自己不清楚,这到底会不会的最后一个任务。

河图谨慎的进入到了目标的网站管理后台,搜集了目标的网站信息,种下了木马以及后门控制程序,等着目标人员的上钩。

凌晨,网站的后台管理人员登录到了管理系统,键入了密码,三分钟后,河图拿到了后台的管理账号和密码。河图端起了水杯,抿了一口茶。

鼠标点击,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双手拢于键盘之上,开始书写报告。

20****日,目标上钩,后台管理员账号密码为********Ip地址为10*.***.**.*。定位所显示为XX省境内,不存在代理情况,可以收网。

河图关闭了这个文档,打开了一个VPS,进行了TOR路由链接,然后输入了一串如同乱码的地址,电脑面前跳出的是一个骷髅头的见面,一分钟以后,骷髅头消失,进入到了邮箱的登录页面。

河图申请了一个十分钟有效的邮箱账号,然后把文档拖入到发件的附件当中。在发件人的键入了一个163的邮箱。

随着信件的发送成功,河图舒缓了他那紧皱的眉头。然后关闭了电脑。

三天过后,某地方新闻台的新闻报道“我市公安成功破获一起网络卖淫嫖娼案件,抓捕犯罪嫌疑人**人”

河图看过新闻以后,慢悠悠的坐回自己的电脑前,登录上了微信,在某技术交流群中“鸡哥,开车啊”仿佛新闻上报道的一切,都与他本身毫无关联。

但是,河图心里明白,当踏上这个行业过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对党的绝对忠诚,其次就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淡然心态。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得从不算太久的历史说起。

那一年,河图刚刚读大学。就黑掉了他学校的网站,被教导员逮了个正着。会议室当中,教导员语重心长的讲到:“你还小,我希望你可以把这些精力还有技术放到为国效力上面”

河图木然的点了点头,几天之后,当地的机关特情人员名录当中就多出了河图的名字与代号。


冷暖那可休,回头多少个秋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在电脑桌前休息的河图,河图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性的声音。

河图的一个起床气让他的脾气变的十分暴躁“你不知道早上扰人清梦让人很不爽的么”

“这是组织给你的最后一个任务。”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依然不紧不慢的说着。

什么?你确定?河图立马从床上翻了起来。

“打开你的传真,我把文件传给你了”说完,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传真过来的是一份任务要求简报

河图手里拿着这份简报,拳头愈来愈紧。把纸张攥的发皱,看的胸闷。河图放下简报,来到了窗台前,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重重的吐出。烟雾在河图的面前久久不能消散。

河图回到电脑桌前,打开了他电脑当中的一个灰绿色地球的图标,而那个图标下面的名字,赫然便是Start Tor Browser

河图知道,当他打开了这个浏览器的时候,已经慢慢的步入到了深渊当中。但是此时,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时河图想起了尼采说的名言“当你远远的凝望着深渊,也许你认为它没有生命。你凝望它,省视它,感受它。但是与此同时,这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同时也在凝望你,省视你。它会改变你。那些黑暗,晦涩,隐藏着的东西,也许你认为你仅仅是省视,但事实上……你早已涉身其中,不能自拔。”

河图想着尼采的这段话。突然打了个激灵。他知道,当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可能会一步一步的探索暗网的真相,探索那个组织的真相。

河图输入了一串如同乱码般的字符串构成的网址,只不过这个网址与其他的网站不同,是.onion结尾的网站,俗称暗网网站。

屏幕上的浏览器跳转到了一个空白页面,浏览器的标签在缓缓的加载跳动着。河图暗骂一句shit”暗网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访问速度太慢了。

河图默默的等待着浏览器的加载完成。屏幕当中显示的是一个论坛BBS的页面,而论坛当中的分类,赫然书写着,毒品、军火、数据、0day的分类。河图点开了毒品一栏的内容。映入眼帘的便是毒品的求购与发布,以及比特币地址 或者是收货、发货的地址。

河图点开了一个发布毒品的页面,页面当中显示的是关于海洛因的信息,产地是在金三角。而这些毒品的支付方式,便是用比特币、ZcashETH以太坊 门罗币。等等目前主流的虚拟区块链货币。

河图新建了一个文档,然后在里面记录了发货地点,收货地址。

河图愈发的生气,身体也颤抖起来。国内有那么多的吸毒的人家破人亡,有很大的原因就是这样。虽然更多的是怪吸毒的人的自己,但是,河图依然对这些毒品的生产者深恶痛绝。

在整理好了文件过后,河图进入到了下一个网站的页面当中。。。。


未完。。待更新


300.jpg

...